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本地新闻

夜空中最亮的星

说起美丽的额济纳,大家马上会联想到东风航天城、金色的胡杨林、迷人的居延海、神秘的黑城子。可是,还有一个地方,让人谈之色变,望而却步。他们说:“那里一年刮一次风,从春刮到冬”;他们说:“那里二十公里做邻居,五十公里去串门”;他们说得就是边陲黑鹰山。

蒙西电网最西端的变电站--110千伏黑鹰山变电站就在那里。它如镇守在祖国边境上的胡杨树,将周围的牧民、边防哨所、工矿企业等,用银线紧密连接在一起,成为一个因守望相助而不可分割的集体。

骆驼是沙漠和戈壁里的“常青树”,它们的平均寿命是15年至20年,但黑鹰山的骆驼寿命却只有一半。一般的羊每胎产羔2到3只,黑鹰山的羊一般每胎只产一只。当地有句顺口溜‘天上不飞鸟,地上不长草’,人类在这里生存也十分困难。

大雪封山、山洪暴发对于全年降水量不足50毫米的额济纳来说显得格格不入,但它却经常发生在黑鹰山。最长的一次大雪封山长达7天之久,供电所的值班员们出不去,外面的人进不来,更要命的是,上次换班带来的补给和物资已经所剩无几。

为了将值班员们救出困境,换班人员顶着风雪,一路走,一路挖,当抵达供电所时,他们看到的是靠着几颗缩水发黑长芽的土豆和半桶浑浊不堪的水苦苦坚持着的并肩作战的同事们。

艰难的生存环境在黑鹰山的值班员们看来只是工作的一部分,最让他们难以接受的是亲如兄弟的同事的离去。

那是2014年3月27日,午饭后一向身体健康的李保忠突然出现了头晕、恶心、心率不齐等症状,值班人员立即陪他去黑鹰山唯一的卫生院检查,李师傅拿着医生开的救急药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站内休息,可就在值班员将其扶到卧室转身离开的一瞬间,李师傅重重的倒在地上,面色苍白、呼吸困难,值班人员轮流、不间断地对李师傅进行人工呼吸和心肺复苏,可是李师傅的呼吸越来越微弱……救护车,在荒无人烟的戈壁奔驰;生命,在等待中变得越来越脆弱。7个小时过去了,值班员的双手因为不间断按压变得红肿僵硬。直到晚上9点,救护车才赶到变电站,而此时的李师傅也早已没有了生命的迹象。望着消失在深沉夜幕中的车影,大家耳边只有变压器嗡嗡的响声和眼眶中永远干不了的泪……

“巡线走吧。”第五任所长苏日嘎拉图招呼上值班员又一次出发了。

两个人,一辆车,道路两旁的景致在不断变换着。

从红柳梭梭到胡杨沙漠,从茫茫戈壁到山石嶙峋,从清晨到黄昏,他们一直行驶在这片戈壁之上,而身后的黑鹰山供电所里闪耀着温暖的灯光,犹如夜空中最亮的那颗星。


编辑:
信息来源:内蒙古新闻网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